您现在的位置:

单品 >

宠妃无度:冲喜王妃嫁一送一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要放弃修仙吗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·()

    君令仪坐在座位上不说话,吴掌柜也不敢说,更不敢动。

    明明背了很多话,脑子里却空白的很。

    君令仪津津有味地吃着,手指一页页翻过账本,良久开口道:“本妃会派人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吴掌柜怔住,惊道:“王……王妃……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除了这两个字吴掌柜竟不知自己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君令仪没管他的态度,起身将账本塞进他的怀里,道:“这个月清风酒楼的生意马上就要被景风酒楼超过了,好好找找原因,下次本妃来要你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小的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吴掌柜把头垂的很低,送君令仪离开清风酒楼。

    君令仪的眉宇淡然,又和清风酒楼的账房说了些什么,却再没和吴掌柜提起烟枪的事情。

    吴掌柜额间的汗一直都没有停过。

    他看着君令仪的马车渐行渐远,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。

    小厮走过来,狐疑问道:“掌柜的,那我们的货……”

    吴掌柜顿了顿,道:“先压下来,烟枪大人说,马上就是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掌柜的。”
治疗癫痫哪种方法效果好>     马车上。

    君令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,手腕光滑,可她却想起了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。

    眉心不自觉拧成一团。

    她以为,毒枭都是像胡老三那样的,见到许诺倒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文质彬彬,书生气质,唯有那抹笑容让人怎么都看不透。

    这个人,果然比想象中的更是复杂。

    他,就是秦止一直在抓的那个人吗?

    耳边似又响起许诺刚才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?”

    很快,有多快?

    君令仪的嘴角抿起,脸上的表情说不清道不明。

    不知是忧愁还是期许。

    新年将至,京城的寒冬却过得不太痛快。

    市井传言,已经有七个人因为晚上服用瘾药神志模糊,冻死在大街之上。

    百姓恐慌,饭局上却多了不少对于朝堂地咒骂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说,毒枭背后的靠山,就是查此案的秦止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说,太后夺了秦止的权,秦止便要毁了太后的天下。

    皇上下令严查,大臣查了一圈,说这七个人根本不是因为服用瘾药,而是因为新娘将至,痛快饮酒,一时不慎,冻死街头。

 &n治疗癫痫最好的方法bsp;  消息发布,却依旧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皇上命秦止五日之内捉拿瘾药头目,安定民心。

    秦止接旨,每日在外忙碌,更没有时间回王府了。

    圣旨下来的这一天,吴嬷嬷也给君令仪带来了一道太后的口谕。

    君令仪刚刚小产,齐国上下又人心惶惶,秦止的名誉也多番受阻,太后害怕是这个孩子魂灵仍在,怨气太重,她让君令仪去燕山的落燕寺小住几日,吃斋念佛,送送未出世的孩子,也保佑秦止和齐国一切安康。

    君令仪接了命令,乘车前往燕山。

    燕山寒冷,又是为孩子祈福。

    君令仪只带了马夫和吴嬷嬷,剩下的更是一片从简。

    落燕寺的环境还算不错,君令仪到的时候已是深夜,小和尚将她引到西厢房住下,又加了几盆炭火取暖。

    吴嬷嬷念着一路坐车劳顿,特意煮了一碗红枣小米粥送来。

    米粥味甜,还算合君令仪的口味。

    屋内很静,唯有桌边的蜡烛微微摇晃着。

    君令仪喝了半碗粥,身子趴在桌上,合眸似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再睁眼的时候,是被冻醒的。

    身子是彻骨地寒冷,眼眸迷迷糊糊睁开,西厢房的门是大开的。

    一个人从屋外走进来,关上门,一步步走到君令仪的面前。

    君令仪揉了揉眼睛,看着青海癫痫病公立医院眼前的人,眉心拧紧,道:“是你?”

    许诺一身裘衣,眼睛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,他道:“王妃,我说过,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君令仪看着他,道:“我想我也说过,我们家家教比较严,不允许和陌生的男人有太多的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是来救王妃的。”

    君令仪一怔,狐疑看着他的眼睛,道:“救我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许诺应声,从袖中拿出三根香来。

    桌边的蜡烛已经燃烧了大半,烛火也隐隐有些昏暗了。

    许诺将香在烛光里晃了晃。

    香被点燃,淡淡的香味儿在西厢房晕开。

    许诺将香插好,笑道:“这种味道,是我最喜欢闻的,王妃呢?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君令仪只说了一个字,依旧蹙眉看着许诺。

    许诺嘴角的笑意更甚,缓缓开口:“王妃也该多闻闻这种香味儿,初时可能会觉得心跳加速,身上燥热出汗,四肢酥软无力,只想要慵懒地趴着,不顾姿态,不顾礼仪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字许诺说的很轻,带着撩人的声调,勾人心魄。

    君令仪的眼眸变得有些迷离,她的手指抓在桌上,指尖抠的很紧,却毫不作用。

    身子不自觉向着从座椅上滑落下来,软塌塌地瘫在地上,似是真的被抽去了全部的气力。

 北京哪里看癫痫好   许诺见景,唇边笑容更甚,他向前走了一步,继续道:“人活着注定有诸多不便,只有这种沉沦放纵的感觉,才是属于神仙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笑容渐渐咧开,眉宇间带着病态地兴奋。

    他仰起头,笑的越发开心。

    “王妃要是真的放弃这些东西,可是放弃了成仙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一炷香很快烧到了尽头,君令仪的身子本软塌塌地在地上待着,此刻却骤然扑起,喉中的呼吸也更加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颤抖着,眼神中仅存的清明已经消失,甚是连嘴唇都白的吓人。

    许诺的笑声越发妖冶,在寂静的屋内荡开,敲在君令仪的耳膜上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看来,王妃的瘾药也已经服用了一月有余,没想到还能硬撑着对我说滚。”

    君令仪抬眸,眸中布满血丝,死死瞪着许诺。

    许诺又向前走了两步,笑道:“你可别这么看着我,清风酒楼我给你的茶里什么都没有,看你的症状,你的药,是王爷每一日放进去的吧,忘了和你说,我的靠山,就是平西王,他让你来燕山,就是为了把瘾药的事情全都推到你的身上,最后获利的就是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君令仪惊住,睫毛轻颤,眸子渐渐垂下,满眼地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她的嘴巴张了张,却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身子在地上缩成一团,颤抖地越发厉害。

    ·()p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bry.com  眉山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