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期货 >

重生富家子最新章节_ 第0003章 老爸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

    桑塔纳一路打开警灯,红蓝警灯在雨幕中闪耀着向黑崖沟里的西瓦窑进发。

    因为雨势又加大,一路又是上坡,车速很慢。

    等刘坚和四叔到了西瓦窑已经夜里十一点半多了。

    黑崖沟劳动服务公司并不设在西瓦窑,而是在黑崖沟矿办大楼那里,只是刘弘义这个分管西瓦窑旧井的副经理,给派到了这里来坐镇。

    在西瓦窑有黑崖沟劳动服务公司的一个办事处,连刘弘义算在一起也没有五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劳动服务公司有钱,西瓦窑办事处虽仅四五个人,却有两辆车可用,一辆是越野能力不错的陆地巡洋舰,另一辆是96款的切诺基(Jeep)。

    即便这两年煤炭行业很不景气,但这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,一般单位真比不了人家。

    劳动服务公司属于第三产业,有人也说这是个黑锅公司,因为它老是背黑锅,比如矿井里出了什么事故,死了一两个矿工,这遇难矿工的手绪就被扔到劳动服务公司,算劳动服务公司的人,处理善后时,就由劳动服务公司出面,矿上给拔付多少多少钱,责任也就由劳动服务公司去背,对矿难家属的安抚有一个标准,基本不会有人闹事。

    当然,劳动服务公司也会创出效益,不光是处理那些黑锅事件,但凡与煤炭挂勾的生意,它们都能去做,承包或开采一些小窑子更赚钱,矿上主力放弃的那些边角旮旯再开采十几年都没有问题,主要是不能利用大型采掘设备,对产能有了很大影响,主力再在这里浪费时间和精力就没有意义,这些就丢给了劳动服务公司去管理利用。

    另外有人说,劳动服务公司是大头儿的后备仓,有些明面上不好做的事,都由劳动服务公司去办。

    而劳动服务公司的经理,那肯定是大头儿的心腹。

    陆兴国能把自己的妹夫塞进劳动服务公司当副经理,可见他的能量也不一般,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绝对是深受大头儿信任的一员。

    老爸刘患上癫痫病已经4年了,一直在医院进行治疗,但是为什么病情没有好转呢?弘义能分管西瓦窑旧井这一块工作,也是二舅陆兴国在背后推动的结果,西瓦窑旧井的管理和利用方面有很大的油水,一般人绝对插不进手来。

    光是西瓦窑一带就分布着19个小窑,关于这19个小窑的对外承包事宜都是西瓦窑办事处在主管,另外西瓦窑旧井才是为办事处日日创利的最强存在,其它都是鸡毛蒜皮。

    仅仅只有四五个人的西瓦窑办事处,就由老爸刘弘义兼办事处的主任,下面是两个副主任,一个兼行政事务,一个兼后勤杂务,刘弘义自己捏紧办事处人事和财务大权。

    来西瓦窑不到三个月时间,刘弘义已经知道所谓的窑主为什么那么有钱了,事实上他此时的私人帐户上也有一笔可观的款子了,但从来了这里还没回过家,老婆都不知道他这里的具体情况,倒是报怨他三个月不管家。

    半夜三更下着大雨,一辆警车来到了西瓦窑办事处。

    刘弘义是刚睡下没一会儿,就给人叫醒了,说是有警车来了。

    起来一看,是自己的弟弟和儿子来了,刘弘义闹了个大睁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家里出事了?”

    他都不信他们这时候跑上来找自己没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爸,没事,就是我想你了,让四叔送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到这阵为止,四叔还不清楚刘坚来这的目的,听他这么说,就是翻白眼,冒这么大的雨来,就因为想他爸了?

    “也不分什么时候?这雨多大?山路也不好走,你也是任性,老四,你就听他的?”

    刘弘义嘴上训人,心里还是很舒坦的,儿子想自己了来看望,不喜欢才怪。

    四叔刘弘盛没好气的道:“你以为我想来?你家小子发神经病,说什么要命不要命的,吓的我不轻,还先去了他二舅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你们见到坚子他二舅了?”

    即便是老爸,在二舅面前也拘谨的很,他知这位舅哥手里握着怎样大的权柄,关键是这权柄与金钱挂勾,也难怪妻子陆秀华老是说她二哥家过的多么宽裕。
北京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疗专业
    来了西瓦窑之后,老爸才相信了妻子的说法,以前他真的不信,毕竟舅哥也没向谁炫过富,实在是这个不能炫,炫就是给自己挖坑埋自己。

    这窑井里作业产生的每一笔钱,都是刘弘义这辈子没经见过的,很普通一个液压支柱就是几十万上百万的价,在综采区的一个工作面,往往很随便就排开一百多个液压支柱,这搁在私人承包的小窑里,谁用得起这个呀?动辄上亿的设备扔进来,小摊子怎么扛得住?

    劳动服务公司仗着自己是大矿‘私生子’的身份,能租用一些天价设备,一般的私办小窑子,你就做梦去吧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黑崖沟年产500万吨煤,而一个小私窑能年产十多万吨就可以蹲在厕所里笑个半死了。

    一般的小窑,日产二百来吨就喜欢的不得了,那些日产达一千吨的窑子算很大的,后世有一些‘窑主’身家巨亿,他们承包的窑子可不是一个,有的人承包十几或几十个。

    那些承包几十个窑子的都是一方大佬级的牛叉人物。

    近些年来国家对煤炭行业进行整顿,开始有计划关停小窑,一方面是对有限能源的统筹管理,一方面要杜绝乱开乱采,引起国家注意的也不光是大的方面因素,四处招摇的窑主们也是太扎眼,团购豪车几十辆,这是举国震动的一个事件,国家能源再这么流出,损失就无法估量。

    现在的刘弘义就握着一个掏不尽的金碗,他都不用怎么动脑筋,腰包就丰鼓起来。

    进了老爸的办公室,桌子上随便就扔着整条‘中华’烟,在这里,谁拿着时下的高档烟‘红塔山’进来,肯定砸你脸上叫你滚。

    中华烟也得是软盒的,硬盒的都没脸进西瓦窑的办事处。

    这破旧的青石砌成的院落里,谁又能知道这里藏着多令人吃惊的奢侈。

    条件是差了许多,但这里收获的却是与之不相配的巨额财富。

    什么龙井、碧螺春随便就堆在茶盘里,和那几个污渍斑斑的大茶缸子放在一起,看着都觉得扎眼。

    这两天连着下大雨,致气温骤降,房里的地上插着一个电炉子,一是羊羔疯运城哪个医院好用来烧水,一是取暖。

    听说是刘总的弟弟和儿子来了,办事处的两个副主任陈志民、周保平都过来了,还有一个会计和司机,也都忙着烧水沏茶什么的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内里套着一个休息间,是老爸平时休息睡觉的地方,这三个月,他基本就呆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大老远跑来看我?两个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刘弘义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但在刘坚的眼里,与老爸阴阳相隔了二十多年,此刻的他眼里蕴储着丰足的泪水。

    别人无法体会他这种心境,还以为这是孩子真的想他爸了。

    刘弘义看着儿子的表情,心里没来由的一酸,眼眶也有点红。

    “老四,你坐着休息下,喝点茶,我和这小子进里屋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刘弘义怕给别人看到他一个大男人落泪,当先入了屋,趁机抹掉快溢出来的眼泪。

    刘坚跟了进来,一进来就抱住了老爸。

    “爸,我梦见你给洪水冲走了。”

    眼泪不受控制的溢出。

    老爸分明感觉到儿子的亲情,也紧紧搂了一下儿子,替他擦拭眼泪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就不能盼你爸点好?”

    “爸,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个事,你一定要听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,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刘坚把和二舅说的那个‘梦’也和父亲说了一遍,“……我见到二舅,也和二舅说了,爸,你就是被这次的洪水冲走的,我不要你再冲走,我不让我妈这就守寡,我不要妹妹和我失去父亲,爸,我求求你,你一定要听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刘坚给老爸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老爸也给这个故事弄的泪眼模糊,一把揪起儿子,不叫他跪下。

得了癫痫该怎么治疗     不过,老子受儿子一跪,那不算什么的,但在这个时代,这样的跪不会出现在哪个家庭了,这说明事态很严重。

    “一个梦而已,你小子太夸张了吧?”

    “爸,二舅不信我,你也不信我?”

    刘弘义苦笑,“儿子,这种事是胡乱说的吗?你知道要按照你那个说法,那得进行多大的防患准备,会惊动整个黑崖沟的,万一没事,这么折腾会给人骂死的,再说了,你二舅是副矿长,多高的威信,这么折腾一番,但什么事也没发生,他就不好交待了,只会让很多人耻笑他。”

    “爸,二舅威信高,怕人耻笑,你就替他做,你是小人物,你不怕人耻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儿子,我是不怕人耻笑,但传开了也不好听,我毕竟是你二舅的妹夫,换个说法,我所做的一切,在别人看来会是你二舅的授意,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“爸,你必须做,做错了最多被人耻笑你,二舅不出面,又是副矿长,怕没人敢明着嘲笑他,但是这事真要应验,你想想那是多大的收获?只是为了你和二舅,我也认为要去做一些事,防患总强过什么也不做呀,这么大的雨,连下两三天,爸你心里就不怕吗?”

    刘弘义转过头看了看窗外,雨点子真的很大,下的很急,山路上的水哗哗的,都快看不见路了。

    要说他不怕是假的,但他绝不相信会有什么山洪从这里冒下来,几十年来都不曾听闻过这样的事,基本没有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“爸,信我吧,全当陪我瞎折腾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刘弘义再次苦笑,但对儿子的宠溺,真的没有想过要拒绝他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让爸怎么做?只要别太过份,爸就圆你这个‘梦’好了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爸爸,对儿子宠爱起来是没有理智的。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bry.com  眉山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